央廣網北京6月8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脫去戎裝的埃及前軍方領導人塞西,今天將宣誓就任埃及的新總統。這種角色上的轉身,對於即將“六十花甲”的塞西而言,其實面臨著太多的不確定性。
  有人形容他是埃及“新法老”,有人說他是埃及“救世主”,還有人說他是舊權利的“終結者”。去年就有媒體透露說,塞西在接受埃及當地一家媒體採訪時,說他35年前做了一個夢,夢見已故前總統薩達特告訴塞西,說他註定要成為埃及領導人;而塞西回覆薩達特說:“我也知道,有朝一日我會成為埃及總統。”
  到底是天意所為,還是時勢造就?現在看,這些都不重要了,塞西究竟會把埃及帶向哪條路,才是人們最為關心的。塞西贏得大選之後表示,國家的未來仍是一張白紙,埃及人將會共同努力在這張白紙上填充麵包、自由、尊嚴和公正。
  埃及當選總統前軍方領導人塞西定於今天宣誓就職。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1954年生於開羅,早年就在軍隊服役2012年的6月,出身穆兄會的穆爾西,當選埃及首任民選總統,兩個月穆爾西宣佈由塞西取代坦塔維出任國防部長,但是在巴以停火協議、敘利亞問題等一系列內政外交事務上兩人關係出現不可彌合的裂縫,去年的7月3號,塞西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宣佈解除穆爾西的總統職務,提前舉行總統選舉。今年3月26號塞西正式宣佈參加總統選舉,5月26號,埃及總統選舉投票正式來開帷幕,6月3號埃及最高選舉委員會宣佈,塞西以96.91%的得票率戰勝對手撒巴西贏得總統選舉。
  儘管塞西在此前競選中的得票率是96.91%,但由於投票率不及預期,埃及《金字塔報》的副主編薩哈爾·拉赫曼在接受採訪時說,被支持者視為能給埃及帶來穩定的塞西也將在即將開始的總統生涯面臨更多的挑戰和風險:
  薩哈爾·拉赫曼:毫無疑問,埃及現在正面臨著最重要和最大的挑戰,是社會的穩定和安全,因為如果這個國家是不穩定不安全的,經濟就不會複蘇,生產旅游和其他行業,也不能得到發展。
  那塞西能否帶著轉型中的埃及走出困境呢?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副院長、中東問題專家李紹先認為,塞西正式就任總統之後,首要的任務就是重振目前非常慘淡的埃及經濟,這是他最大的挑戰。
  李紹先:因為在此之前埃及經濟搞的如何,還有一個藉口,因為畢竟還有一個臨時政府總統,塞西實際上一直躲在幕後。但是這一次投票之後,他頭上的光環明顯迅速的在消失。比如說去年7月3號他推翻穆爾西,據說當時獲得的支持光簽名就超過了三千萬人,那這一次整個投票就很低,全部的投票人可能就不超過2500萬。與此同時塞西畢竟現在走到了前臺,他現在已經是總統了,那麼經濟搞不好,將對他造成致命的傷害,所以有的人講,如果說他在一年或者稍微再長一點的時間內,埃及經濟仍然沒有起色的話,他有可能步兩位前總統的後塵,成為新的民眾不滿的聲討的對象。
  美國方面對於埃及新總統則是保持觀望態度。美國今天將派出一位高級官員出席塞西的就職儀式,而不會派高級內閣成員出席。同時,美國對於埃及15億美元的援助中大部分也仍被凍結,雖然4月美國打算恢復一批軍事援助,但目前也還沒有實施。李紹先認為,此次塞西就職埃及總統將成為美埃關係改善的一個契機。
  李紹先:從美國政府來講,他也是希望能夠跟埃及保持較好的關係,因為埃及在中東地位特殊,在保護美國中東利益方面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伙伴。但去年7月以來埃及形勢的發展,美國的多數民眾還是認為是軍事政變,所以礙於美國所謂的價值觀,那麼美國政府和埃及實際上拉開了距離。現在塞西當選,當然給雙方改善關係是提供的契機,但是我個人認為,美埃關係能不能徹底改善,埃及和外界的這種相對孤立的現狀能不能徹底的改觀,還取決於塞西就職以後,他的表現以及埃及形勢的變化,但是從現在的情況看,我覺得從塞西這個就職的這個演講,從他之前的競選的講話里來看,在緩解這個社會緊張程度方面特別是把整個各黨派,包括穆兄會團結起來,這樣一個方面好像還沒有什麼好的舉措。
  分析人士認為,塞西上臺後或將重振低迷已久的埃及外交,特別是埃及已經邀請伊朗總統魯哈尼來參加典禮,這也將是魯哈尼成為1980年埃伊兩國關係惡化後第二位訪埃的伊朗領導人。對此,李紹先分析說,埃及此次邀請伊朗總統的做法更多的是為了刺激美國,而塞西領導下的埃及今後將更希望通過多元方式重塑對外交往格局。
  李紹先:其實埃及和伊朗的關係在塞西推翻穆爾西以後,明顯的惡化,但是我個人這樣看,塞西領導下的埃及他的外交的多元化這是恐怕是一個大的概率,因為之前埃及已經把目光投新的俄羅斯,白俄的關係已經明顯在恢復,塞西實際上在今年出訪問莫斯科的時候據說塞西和普京有很好的、很融洽的這個接觸,也就是說他就任以後的埃及恐怕在外交上、戰略上恐怕會更多的拉入第三方因素來,一定程度上是和美國,當然,埃及從根本上還是離不開美國。  (原標題:埃及新總統塞西宣誓就職 重振經濟成最大挑戰)
創作者介紹

jr36jrplj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